NEWS CENTER
凯发娱乐k8网址

爸爸按儿子的画做出可亮可乘旋转木马!法国还有小孩课堂画老师拯救照相馆

发布日期:2022-02-05
相關新聞視頻截圖
爸爸按兒子的畫做出可亮可乘旋轉木馬上瞭熱搜,可是你知道麼?
法國還有小孩課堂畫老師拯救照相館。世界美術史有一位一代宗師小時候卻是個在課堂上畫老師的調皮學生,而這也成瞭他成名的起點。我們來看一下調皮學生是如何成長為一代宗師的。
1855年,巴黎緊隨倫敦的腳步,主辦瞭第二屆萬國工業博覽會。向世界展示瞭第一次工業革命的最新成果。彼時,巴黎與倫敦可謂“難兄難弟”,其空氣污染程度“不分軒輊”。作為十九、二十世紀全世界藝術傢的“天堂”,巴黎吸引瞭無數文藝青年來此尋夢,同時其歷程是一場“吸霾之旅”,這不,下面這位年輕人,就是他們中的一員——
  1845年,法國諾曼底的小鎮勒阿弗爾,新開瞭一傢雜貨店。店主阿多羅夫·莫奈是一位儀器商人。安頓不久,他便把遠在巴黎的小兒子克勞德·莫奈接到身邊,送入鎮上的小學,指望其日後能繼承傢業。
  在學校裡,小莫奈對學習並不感興趣,可上課時還是裝作認真聽講,煞有介事地拿個小本子記著什麼。這時你若悄悄走到他身後,就會發現本子上根本沒有什麼課堂筆記,而是老師和同學們的漫畫肖像——大大的腦袋,小小的身子(有時還會安上動物的),寥寥幾筆,就勾勒出每個人最突出的特點。
 
  莫奈在課堂上的小漫畫
  小莫奈的“地下漫畫”慢慢在同學中間傳開瞭,即使被沒收,老師們也會在辦公室傳閱欣賞。如此違反校規的結果是,漫畫竟然流入瞭鎮上的文具店!
  精明的老莫奈嗅到瞭商機,便做起瞭兒子的“經紀人”,與文具店洽談展覽和出售事宜。而文具店老板正愁積壓的相框賣不出去呢,如果給客人搭配上惟妙惟肖的漫畫,豈不妙哉?於是雙方一拍即合。
  “相框漫畫”果然銷路很好,小莫奈的身價也水漲船高。到瞭他15歲時,一幅漫畫已經賣到瞭20法郎(約折合現在的人民幣5000元,相當於剛畢業大學生一個月的工資)。小莫奈也成瞭鎮上的風雲人物。但是惜財也惜才的文具店主,卻認為他不應止步於此:“世界那麼大,你得去看看!”
  1865年,風景畫大師歐仁·佈丹造訪瞭小鎮,文具店主趕緊抓住機會,給二人制造瞭一次“邂逅初遇”。小莫奈靈性但稍顯粗礪的線條,遇到歐仁“天光雲影共徘徊”的油彩,立刻迸發出電光火石般的化學反應。
  經過大師的點化,小莫奈的技法更加渾融於心。這顆天才的種子,終於不再滿足於偏安小鎮一隅瞭。在19歲的雨季,一個悸動的夜晚,小莫奈輾轉反側:“我得回巴黎!”
  彼時的巴黎已經不是他童年出生時的那個原鄉瞭,楓丹白露宮的呦呦鹿鳴,香榭麗舍大道的庇蔭陽光,塞納河畔的槳聲燈影,都到哪兒去瞭?隻有一團團破抹佈似的霧霾包裹著空氣,人們直呼“辣眼睛”。也難怪,巴黎主辦瞭1855年的萬國工業博覽會。工業革命患的感冒,早就由那位高冷白皙的“英吉利島國教師”,傳染給脂粉豐腴的“法蘭西沙龍貴婦”瞭。
  求學深造變成瞭“吸霾之旅”,換作他人,可能心中早就想“羊駝”瞭。可莫奈的反應就跟他的名字一樣:“區區霧霾,能奈我何?”話音剛落,便被霧霾嗆瞭一口——重金屬、硫化物、多環芳烴三路大軍直撲鼻腔、徑入面門,每一枚細胞都仿佛被扔進煎鍋裡,發生著美拉德反應……眼看著就要“外焦裡嫩”,突然一枚火星子引燃瞭他靈感的莽原!
  何不嘗試一下,在光鮮亮麗、棱角分明的大色塊裡面,摻入霧蒙蒙的迷離色彩呢?這樣可以造成一種恍若回憶般的、捉摸不定的效果呢!此後,莫奈四次造訪倫敦,目的隻有一個——吸霾。你看,多麼可愛的藝術傢啊,甘願為瞭藝術而犧牲健康。在霧都,他對國會大廈、泰晤士河、滑鐵盧橋(老電影《魂斷藍橋》的那座“藍橋”)等著名地標進行瞭寫生,都選在大霧最濃重的時候。
  1872年,莫奈回到瞭他的少年成名地——小鎮勒阿弗爾。在一個大霧彌漫的早晨,他鋪開瞭畫佈,此時他胸中湧動的是什麼呢?少年時代那些誇張搞笑的漫畫塗鴉,也許都隱入那團古銅色的晨霧中去瞭。太陽升起的剎那,他的畫筆浸入霞光……名作就此誕生。當時一個記者許是飽受瞭霧霾之苦,譏諷道:“這是對美與真的否定,隻能給人以模糊的印象!”
  “印象就印象,正愁沒名字呢,就叫《日出·印象》好啦!”莫奈隨口一說,便被後世尊為“印象派之父”。
  一百多年過去瞭,小鎮男孩修煉成瞭大師,霧霾卻依然是那團霧霾,而且又加入瞭多種口味。在霧霾面前,我們雖然沒有大師的視角,卻可以讓自己的呼吸“不留死角”,因為隨著科學的發展,人類已經有很多手段對抗空氣污染。
  同時,我們也借這篇文章,向以莫奈為代表的,那些犧牲瞭自己的健康、為真理而獻身、為人類創造美的藝術傢們致敬!(子華)
2022年01月02日 10时11分55秒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